【革命老区抱得母女归】(14-15)【作者:择日扬帆】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1012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第十四章蛮横的女人

  自打跟何小兰有了性关系以后,我整个人都觉得有些心虚,一是怕事情暴露过后没脸面对小袁她们母女,这俩女人为了我牺牲了那么多,而我却在外面偷腥,想起来都为自己的冲动后悔。第二是怕何小兰真的纠缠不休,虽说蒋金勇一时半会儿也出不来,可终究这里是人家的地盘,蒋家在镇上也是有头有脸的,要是知道他家的媳妇红杏出墙了,估计没我好果子吃的。但现在的问题是我甩不掉何小兰,也暂时不愿意甩掉,毕竟她的身子对我来说,现阶段诱惑力太大了。

  怕就怕万一哪一天这女人发起疯来,六亲不认,那我就死定了,所以为今之计只有尽量满足她的欲望,包括身体上物质上以及精神上的。俗话说只有吃饱了的孩子才不会哭!

  但是过了好多天,何小兰一直没有联系过我,晚上打牌的时候我也没少看见她,没出什么意外呀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管她的,这段时间有美香和小袁轮流陪我,我也懒得自己给自己找麻烦,只是每次到了晚上摸着小袁的乳房时,才会情不自禁的想起她来,唉,什么时候小袁才能有那么大的一对豪乳就心满意足了!除非她当了妈妈,奶孩子的时候!
  小袁这小妮子的月经一直不准,都和她过了这么久的性生活,还是没法正常,这个月又是快40天了,还没来。直到有一天晚上她值班,我和美香在床上做完以后,美香问我有没有看出她女儿有点不正常?我以为是她们在外面听说了什么,紧张的说,没看出来有什么啊?

  那我问你,这么久了你是不是一直射在她里面的?美香撇了一下嘴问我。
  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,说,也不是每次都射里面,但是一般都不会拔出来射。哪像现在和你日,每次都要我射在外面。

  那就对了,我看你是要当爸爸了!美香的一句话惊呆了我,她说她发现这几天小袁一个人在卫生间里发呕!应该是早孕反应了。

  这是真的吗?我就要给我们老宋家传宗接代了!可是我心里真的好没准备好,虽说我都33岁了,但心依然还只有20岁。

  一夜没怎么睡的我真的是想了好多好多,我在计划着今后的生活,我想要马上和小袁把结婚证扯了再说,现在离我两年的工作期限还刚好有一年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我会抱着我的儿子回总公司,那该多神气!

  问题来了,要拿证,必须要有户口本,而我离婚之后没去分户,现在都还在前妻那里,看样子非得回去一趟了,正好春节没休假,现在请假领导上无法拒绝。
  小袁下班回来后,我破天荒的没去上班,而是钻到她房里笑嘻嘻的问她为什么不把好消息告诉我?小妮子一脸疑惑的说,什么好消息?

  我靠,还真会装,于是我问她,早上起床为什么发呕?小妮子鄙夷地说,喉咙不舒服发干呕,就是好消息?

  妈的,你确信是喉咙不舒服这么简单?我心里有些蒙了,到底是美香看错了,还是小妮子真不懂?

  那就再等等吧,我看再过几十天你都不来月经的话,那肯定就是有了,到时候我看你怎么瞒我,想完这些,我悻悻的出门上班去了,害我一夜没睡,白忙活了。

  就在去工地的路上,何小兰来电话了,问我今天能不能去城里。妈的,昨晚才跟美香做了,下半夜又没怎么睡,人一点精神都没有,你这时候让我去城里,这哪里行啊?于是我告诉她今天不行,工地有事走不开,明天吧!

  约好了时间,何小兰略显失望的挂了电话。我也开始为了明天的激战养精蓄锐了。晚上没去打牌,早早就回家睡了,小妮子问我怎么啦,不舒服吗?我答到,昨晚没睡好,困了!小妮子顺手给了我一巴掌,怒噌到,谁叫你晚上只知道干坏事,就不会休息一晚上吗?笨猪!快睡吧!我出去看会儿电视再睡。当晚我一觉到天亮。

  第二天早早地就接上了何小兰,径直去了县城,老地方,还是上次那个旅店,只是换了间僻静一点的房间,进去后何小兰就搂住了我,一番热吻之后小兰主动脱掉了我的衣服,然后自己也脱得光溜溜的一起进了卫生间。

  走在她身后,看见她两个肥肥的屁股蹲随着步伐而上下扭动,那场景,甭提多诱人了,我真恨不得扑上去抱着啃几口。

  进了卫生间看得我更是要流鼻血,那对豪乳挂在胸口一晃一晃的,那沟深得,估计手机夹那里信号都要少两格。

  匆匆洗了洗身子,刚擦干净水,何小兰冷不丁的就蹲在了我身前,直接张口就叼住了我那还没有反应的阴茎,小嘴不停地嗦了起来。她的手不停地抚摸我的大腿,下身的大腿叉得很开,我低头看着我的阴茎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,并发出啧啧的声音。我把手伸到了她胸前,随着她的吮吸揉捏着,看着她光滑的后背,浑圆的屁股,我悄悄的问她是不是早就想和我做了?

  她吐出阴茎白了我一眼说,你还好意思说,这么久都不打电话给我,我还以为你又被哪个狐狸精迷住了呢!

  我这不是忙吗,我笑着解释到,边说便把阴茎又送到了她嘴边,何小兰用手轻轻抽了阴茎一个耳光并对着它说到,老实交代,这几天干坏事没有?不说实话看我怎么收拾你!

  我乐颠乐颠的看着她表演,阴茎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慢慢变硬,几次深喉过后小兰吐出来朝一旁呕心了几下。

  她歇息了一会儿对我说,妈哟,你这个东西都不晓日了好多个女人的逼了,老子还主动给你舔,给你亲,你今后要是对不起我,不听我的话,你看我怎么收拾你!

  我心里一惊,这他妈是赤裸裸的威胁啊,看我不先日死你再说!

  等她又含着阴茎亲吻了一阵子,我拉起她,直接来到了床上。

  当我把她压在身下的时候,我的手摸到了她的阴部,早已水漫金山啦,看样子已经饥渴的不得了了,我就问她,这么多水了,是不是早就想我了,你该早点给我打电话嘛!

  小兰红着脸说,我那个前天才干净,刚完就来给你送吃的来了,你还说这说那,一点良心都没有!

  送吃的?我笑着亲了她一下说,那我今天就要把你吃了,慢慢的吃,全身都要吃得干干净净的,好不好?

  何小兰害羞的闭上了双眼,鼻孔里嗯了一声,然后就自己放平了身子,就算是把自己献出来准备让我吃了吧。

  我的唇从额头开始,亲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,尤其是腋窝,耳垂,乳头,阴部,大腿根部这些敏感地方,我都仔仔细细,反反复复的用舌尖和嘴唇亲过了,最后真的是连她的脚趾都没放过。妈的,现在想想真恶心,可能是当时不光阴茎充血了,连脑子也充血了的缘故吧。

  一番亲吻下来,她已经感动得不得了了,拉着我就往自己身上压,大腿早就岔得老开老开的了。

  没有一丝犹豫,她的手握着阴茎抵到了阴道口,捏着根部往自己身体里拉。看样子已经是很着急了,我顺着她的指引一下子就直捣黄龙,温暖湿润的感觉把我的阴茎团团包围,刚进去感受到这一刻的时候,真他妈的爽!

  何小兰在我耳边亲昵的说,你这个东西一进来就好舒服啊!妈哟,以后我要是离不开你这个东西了咋办嘛?

  说完她主动舌吻了我,然后暧昧的对我说,昨晚你没干坏事吧?我得意的笑着说,为了今天伺候好你,我都守身如玉好几天了!

  何小兰满意的笑了,算你小子懂事,今天可要日久点咯?

  我笑着边日边说,再久也不可能一天都不下床撒,下午还要回去都嘛!
  我不!何小兰蛮横的一把搂紧了我说,今天就是要把我日舒服了才准回去,不然的话今晚上都不许走!

  妈的,还讲不讲理了?你这样个样子还能愉快的交流吗?我怎么会有一种被你拉倒城里来* 奸的感觉呢?

  不管了,先日了再说吧!我开始了九浅一深的抽插,那淫水,把我俩交合的部位弄得一塌糊涂,黏黏的,身下的床单也变色了。

  第一轮就把她日安逸了,止不住的呻吟,但是没有说爽死了,日死我了这些话,我都觉得有些奇怪,看样子她还有所保留。

  休息片刻,她翻身趴了上来,骑在我身上,我亲眼看着自己的阴茎被她下面那张流着口水的嘴吃掉了,太刺激了,随着她的跳动,阴茎一次次的直抵她的花芯,弄得她娇喘连连,胸前那对豪乳更是上下翻飞摇晃,下坠的时候我都觉得拉伸幅度大得不敢想象的地步,我都害怕她因为运动太剧烈而把乳房抖落下来。
  还好,我这都是杞人忧天的想法,当何小兰一身大汗从我身上下来时,她已经气喘吁吁了,但马上又躺下身子抬起了大腿,敞开阴部招呼我快点插进去。
  看样子很饥渴啊!我满足了她的要求,跪在她身下卖力的抽插着她的阴道,这次因为是跪着的,容易调节插入角度,所以很快我就把她弄得大呼小叫了,我感觉这一炮差不多有一个小时了,可以休息一下了,于是不再强忍射精的意愿,对她说,小兰,我先射一次吧!等会儿好再来行不行!

  小兰自己抱着大腿,半眯着眼答应了,然后我几个冲刺就精关一松,哗啦哗啦的射在了她的逼里!

  她感受着阴茎在她阴道里的抽搐,也跟着啊啊啊的呻吟着,看我翻身倒在了一旁,她又打了我几下说,这么快就完了啊?今天你不再来两次就不许你回去!
  我的大姐啊,你就饶了我吧,我都日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,还说我这么快?你这话要是被那些几分钟就缴枪的人听了该自行了断了吧,难道你家那个蒋金勇一次要搞两小时不成?

  我躺着休息的时候,她也没闲着,先是排出了体内的精液,然后就趴在我肚子上玩弄我的阴茎,刚射不久的阴茎被她吸得不停地颤抖,老想尿尿得感觉,但就是硬不起来!

  你们男人这玩意儿真是奇怪,里面又没有骨头,咋会那么硬?小兰好奇的自言自语到。我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说,谁说的,我肚子里有根骨头,我一运气它就会下来,然后小鸡鸡就硬了!

  何小兰撇了撇嘴说,屁,我才不信呢,有本事你马上运运气,硬起来让我看看!

  我一下子就无语了,想了一会儿才说,男人的精气神都是一样的,刚才我的精都射给你了,气也就没有了,所以要休息一会儿充充气!

  骗人!小兰不屑一顾的说着,用手啪啪啪的象征性打了阴茎几个耳光说,今天你不把老娘伺候好,等会儿就把你割下来跟我走!

  我这是进了孙二娘的黑店了吗?不带这么玩儿的,老子累死累活的给你犁地,最后她妈还要没收我的工具,太没天理了吧?

  何小兰爬了上来和我面对面侧卧在了一起,我的手马上就握住了她的乳房,此时侧卧的情况下,两个乳房耷拉着叠在一起,用手轻轻地拍打,雪白的乳房微微颤抖,弹性十足啊!

  我不禁问她,你这乳房天生就这么大吗?

  小兰用手托着自己的头,笑着说,也不是,我当小姑娘的时候很瘦,奶子也没这么大,后来结婚生了孩子就变慢慢大了。现在人胖了,这个也就更大了!
  我捧着豪乳不停地玩弄,又问她,那你这个这么大,走路都一颠一颠的,扯着不累啊?

  就是啊,我也不知道它咋就长这么大了,戴个胸罩吧肩带把肩膀都要给我勒痛,不戴胸罩吧,一晃一晃的又便宜你们这些坏蛋了!小兰噘着嘴说,对了,下午有空我要去买两个胸罩!

  好,我给你买两个好的,这么漂亮的奶子一定要戴最漂亮的胸罩才行!我满口答应,小兰只是微笑着注视着我,看着我玩弄她的乳房。不一会儿她问到,袁佳芸的没我一半大吧?

  我嗯了一句,然后就使劲把其中一个乳房托起,往她嘴里送,还说,来,自己吃两口!

  何小兰另一只手啪的一下就打在了我身上,坏人!但是说这话的同时却也有伸长了脖子去够自己的乳头。因为乳房尺寸够大,在我手掌的推动下,她的舌尖毫不费力的舔到了自己的乳头。但是我一松手,她顺势也就恢复了姿势,并说自己吃自己的有什么意思。

  何美香的东西也不小,你没打过主意?小兰冷不丁冒出一句,我立马白了她一眼,道貌岸然的说了句,她可是我丈母娘,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?

 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也在祈求老天爷别劈我,我也是不想让何小兰知道我是个大小通吃的人,要不然传出去我倒没什么,美香母女哪有脸见人啊!

  我顺便想起一件事情来,你和她是亲戚?我岔开话题问到。

  不是,何小兰摇摇头,我的娘家在石羊,她是二道梁子那边的,隔了好几十里地,都是嫁到镇上来的,排不上亲戚关系。

  哦,我明白的点了点头说,我还以为你们有亲戚关系呢!

  何小兰稍微动了动身子,把压在下面那只乳房完全解放了出来,于是我的手马上就摸了上去,她一脸坏笑的问我,好玩吧?

  我这是已经往下挪动了一大截,亲吻上了一个乳头,只是嗯了一声点点头。好玩你就别玩袁佳芸的了,反正她那个那么小!

  我顿时惊住了,啥意思?不玩小袁的了?你这是要抢位置啊?

  不等我说话,何小兰轻轻抚摸上了我的头说,你不是喜欢大的吗?那我就天天让你玩个够,咱们在城里租一间房子,下班了我们就一起来住,你想咋玩就咋玩,好不好?

  此言一出,我彻底慌神了,这哪行啊,这不是作死的节奏吗?赶紧说,别,这样不好,你没跟蒋金勇离婚,我这边也没法给小袁解释,到头来你我都不好处理。

  何小兰似乎早就知道我会这样说,提高了嗓门,看把你吓得,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扯脱鸡巴就不认的人,吓你一下!看你以后敢不敢不听话!

  这还真的是把我吓住了,我知道依她的身份,应该是说得出做得到,这镇上蒋家屋头的人哪一个不是说一不二的?包括娶进门的媳妇都是一样有一股子霸气!
  我略有些迟疑的松开了口,何小兰接着说,只要我和蒋金勇离了,我就要正儿八经找你!

  我为难地说,那小袁怎么办?

  我不管,那是你的事,何小兰蛮横的说到,到时候我谁也不怕!

  我怕你了行不,我的大姐,没你这么强买强卖的,我简直没法相信你是这样的人,把我弄得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,我心里暗暗叫苦起来。

             第十五章她怀孕了

  等他判刑了我就去监狱里把婚离了!何小兰这句话让我更加心虚,妈的,早知道你这么难缠就不把蒋金勇弄进去了,现在我是自己挖坑自己跳,怪不了任何人。

  心情很是低落,气氛也变得沉闷起来,何小兰也看出了点什么,知道自己的话给我增添了思想包袱。她也不想弄成这样,于是乎安慰起我来,我也只是想想而已,离不离得成还不知道呢,别也想那么多,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行!

  看我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,何小兰有些生气了,我都说了这事成不成都还不一定,你哭丧个脸干什么?我又不会赖上你,我何小兰除了你就嫁不出去了吗?真是的,一个大男人,这点事情就把你难住了啊?快起来,陪我去买胸罩!
  穿戴完毕,我们下楼准备进城,值班的以为我们要退房,谁知何小兰说,等会儿吃了饭还要回来的。

  差不多十一点半了吧,我们找了家川菜馆,点了几个菜,这一路上的慢慢沟通,让我那沉重的心慢慢放舒缓了,妈的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大不了老子提前请病假离开这里。再说了我在这里也就最多再待一年时间吧,你能不能离得掉还真不好说呢,我一个大老爷们就这么被你吓到了啊?就算今后撕破脸皮,闹翻了,也要看谁的脸更丢得多丢得大!

  凡事想通了就好,我不再愁眉苦脸的了,叫了一瓶半斤的洋河大曲,一个人喝光,她好像也是特意点的什么火爆腰花,清蒸猪蹄,干煸鳝鱼这样的菜,我当然心知肚明,这些个都是有壮阳作用的,女人的心还真细!

  半斤酒对我只能是达到微醺状态,午饭过后就去买衣服,她的口味确实比美香她们高了许多,至少很多名牌她叫得出名字来,逛了两个多小时,买了一件卫衣,一套运动衫,至于内衣裤嘛,品牌货里没她那么大的尺码,这可不能不怪我不买。所以在一个小店里买了两套普通的,关键在只有那个牌子的才能装下她的那对豪乳。

  回到旅店已经快三点了,关了门,她就开始脱衣服,嘴里叨唠着,咋买了这么久?我怎么知道咋这么久?我心里暗暗的想,你她妈东看看西走走,几条街都逛了个够,还好意思说买了这么久!

  你快脱啊!何小兰有些着急了,咦上午你不是还说我不把你弄舒服就不许回家吗,这会儿怎么比我还着急回去啊?敢情你也是怕回去晚了被家里人说到,毕竟蒋金勇家里还有那么多长辈的!

  想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,她今天所有的话都在给她自己壮胆,吓唬我的,其实她心里比我还害怕这件事暴露,我没猜错吧!

  管她的呢,我觉得我没必要被她牵着走,那正中了她的计,我应该按我的想法来!

  于是我不再顾及她的感受,趁着中午喝了酒,事后也能找到理由解释,在卫生间里我就把她强按在洗漱台上从后面干了她一阵,然后又把她抱起来放在洗漱台上岔开腿从正面又干!也顾不得她大呼小叫的,反正就一个字,猛!

  来到了床上就更疯狂了,都没给她说一句,直接就往屁眼里钻,疼得她眼泪都快出来了,但是我没有一丝怜惜,两个洞轮流抽插,她那个叫声啊,一会儿喊疼,一会儿喊舒服,我都搞不清楚到底是把她日舒服了还是日痛了。

  酒精的麻痹作用下,我狠狠的干了她一个多小时没歇息,把她彻底搞垮了,躺在床上任由我摆布,我想用什么姿势就用什么姿势,想起什么花样就玩什么花样。那叫一个爽啊!

  最后我在她的屁眼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,自己也终于像个死猪一样倒在了一旁,半天没动一下!

  你妈批!何小兰恶狠狠的说着坐起了身,你把老子弄得一身都没劲了!你这个流氓!说完她用纸捂着自己的屁眼,一拐一拐的走向卫生间。

  半晌功夫,卫生间里的水声停止了,她一边擦着身子一边走过来对我说,快起来,去洗洗,不早了!

  妈的,急什么急!老子要能动还不早就起来了!

  回家的路上我还是有点心虚,酒劲还没过,怕遇到交警,何小兰倒是恢复正常了,坐在我旁边仔细看着才买的新衣服。

  临近镇上的时候,依旧在上次下车的地方,我问她今天日舒服没有,她杏眼一瞪,我警告你,从今往后晚上不许干坏事,给我保存好体力,你乱搞我就剁了你的鸡鸡!

  我装作惊讶的的说,今天这么弄都还没把你日舒服吗?那我就没办法了,下次只有吃伟哥咯!

  你个坏蛋,又把屁屁给我弄得点儿都不舒服,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!还有,晚上手机不许关机,不然我就要来敲你家的门!听见没有!

  何小兰说完拧着几个包就下车了,飞快的消失在甘蔗地里。我知道她又是在吓唬我了!

  第二次和何小兰开房回来后,我就渐渐的感觉到她这个人不好把握,容易冲动做出过激的事情,就像个定时炸弹,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就给你来个意外惊吓。所以我觉得能疏远的话就疏远了吧!毕竟搞了人家好几次,三个洞都玩过了,现在放手也不会觉得可惜了。

  小妮子的月经还是没来,都又过了将近十天了,我等不了了,于是和她妈妈一起陪她去了镇上的医院,果然不出意料,她有了!这可是我们这个家庭天大的喜事啊!

  当天晚上,我就对她说,我准备回一趟城里,一是拿户口本来和她扯结婚证,二来也顺便看看自己的房子,毕竟一年多没回去过了,今后我们还要一起住进去的。

  小袁似乎对于就要当妈妈了还没心理准备,一晚上都恍恍惚惚的,就在我们要进屋的那一刻,美香叫住了我。这是什么情况,小袁今天在家啊?

  美香在我耳边轻声的说到,佳芸现在是早孕期,就尽量别碰她了,免得肚子里的孩子掉了。

  我笑着点点头说,知道了,你放心吧!

  美香最后悄悄的说,从今天起晚上我就不别门了,你憋不住了半夜想过来就来吧,过几天你回城了还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呢!

  多么善解人意的女人啊!有她在,就有家的温暖,不,应该说是妈妈的温暖!
  我请好了假,订好了车票,五一节过后的第一个礼拜一就要回城了,临别前一晚,小袁抱着我一直哭,她说她怕我不回来了,害得我劝了半天,可她还是伤伤心心的哭着,弄得我都眼睛发红了。妈的,我这只是回趟城里,还要回来的,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,弄得这么悲伤,这小妮子,感情太丰富了!

  好不容易不哭了,时间都快十一点了,美香还在那边等我呢!

  最后小妮子终于想睡了,于是对我说,你快过去吧,我妈妈也有话对你说,早点回来,今晚我要你抱着我睡!

  我点点头,亲了她一口就转身来到了美香床上,她也还没有睡,于是免不了一番难舍难分的衷述,然后就开始身体的交流,美香今晚特别动情,一直都在不停的亲吻我,下身也非常配合,尽力扭动让我得到满足。或许她是在用另一种方式来表达这种离别的伤感!当我们沉寂下来以后,美香紧紧地搂着我,头靠在我胸口,轻声说道,宋* 你这一去可要早点回来啊,不光佳芸,还有我都想你早点回来,知道吗,在我心里,你不仅是佳芸的男人,也是我的男人,我们这个家里离不开你了。

  我很感动,便对美香说自己办好事情第一时间就会赶回来,而且每天都会打电话给她们母女,最终美香含着泪笑了,于是我对她说睡吧美香,我过去了。
  美香楞了一下,明白了,从我怀里起身,抱着我又亲吻了一阵,我的手也在她乳房上一阵乱摸过后,她温柔的松开了手说,过去吧,不早了,明天还要坐那么久的车,早点休息!

  我一直在犹豫跟不跟何小兰说我回城的事,第二天到了镇上等车的时候还是给她打了个电话,她很惊喜,说可不可以带她一起去城里玩一段时间,我告诉她我已经上车了。她才不无遗憾地说我怎么不早点告诉她,就算不能跟我出去玩,能送我到县城也好啊。我知道何小兰心里想的什么,这二十七八的女人就这么饥渴吗?

  到了县里,又转车到了市里,然后等晚上的火车回东部。

  火车站里等车的时候,看见一个穿着时髦暴露的女孩,年龄不大,估计比小袁小不了多少。这个季节就穿紧身小背心了,外套捆在腰间,像裙子一样。身材倒是显现出来了,胸口鼓鼓的,圆圆的,很是吸引眼球。最关键的是上半球上还纹了个蝴蝶,让人想不多看两眼都会多看两眼。

  这农村和城市的差别就出来了,时尚和传统的碰撞无处不在。我不得不感叹自己这一年时间跟时尚几乎是隔离了,都不知道外面流行吃什么,穿什么,玩儿什么了!

  火车哐当哐当的开了一整夜,第二天进入浙江的时候,我才发觉昨晚等车的那个女孩也在我们这一节车厢,正带着耳机在离我四个卧厢的过道上欣赏外面的风景呢,依旧是那件白色的紧身小背心,给人一种小清新的感觉!

  我不是想对这个女孩子怎么样,而是在想,同样的年龄,小袁却过早的承担了生活的重担,每天三点一线,周而复始的重复着简单但平静的生活。假如我能用同样的衣物换在小袁身上,她一定也会像面前这个小姑娘一样充满了时尚和青春气息!

  她现在怀了我的孩子,我也应该把自己放出去的心都收回来了,好好地对待这个比我小了一轮,却成了我妻子的女孩。我要让她也像面前这个女孩一样,变得更加时尚青春,成为众人的焦点!

  中午,火车到了终点站。踏出火车站的那一刻,我猛吸了几口曾经熟悉的空气,心里大声的喊着,我又回来了!

  我先打电话给我的好哥门兼老同事儿,问他在哪儿呢?然后约好了时间赶了过去,大致了解了一下我走了过后的情况。

  中国有句俗话说得好,人走茶凉,我离开总公司过后马上就有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填补了我的空缺,没多久原单位就没人会再提起我,我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。
  听完哥们儿这么一说,我心里哇凉哇凉的,妈的,都是些无情无义的人!
  过后哥们儿又神秘的告诉我,主任出事了,上个月被纪委的人带走了,到现在都不知道关在那里,而王琴,也就是我前妻,也被停职,刚刚解除监视居住。
  这可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大的好消息!妈的,我让你插足我的家庭,我让你嘚瑟!现在被抓了活该!最好一辈子都不出来,死在里面!

  还有那个王琴,这下知道那老东西不是什么好鸟了吧!当初铁石心肠的要走,害我颜面尽失,不得不抽掉工作远赴他乡,这也算是对她的报应吧。

  但是想到明天还要去找她,就收起了诅咒的心情,和哥们约好了晚上聚一聚后,径直回了我的家。

  家里的灰尘,那叫一个厚啊,所有的东西上都是灰蒙蒙一片,关了窗户都这样,可见PM2。5的厉害可不是吹牛的。

 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换了张新床单和被套,时间还早,我拿出上次离开忘了拿的笔记本电脑,插上电,开机,家里没网络,什么也干不了,只有原先下的几十部色情片。

  我打电话告诉王琴明天我要来找她拿户口本去分户过后,对方沉默了一阵子说,明天早上9点吧,我在办证中心等你。

  妈的,还怕我去你的家里啊,你什么玩意儿,老子现在有的是女人,还不止一个!你守你的活寡吧,等明年老子再带个儿子回来眼红死你!再说了小袁比你年轻多了,这年月,年轻就是本钱,年轻就是脸面,我就不信我带着这么年轻一个老婆回来没人会眼红?

  当晚又约了几个原先处得不错的同事一起吃了个饭,我喝得很开心,因为当初背叛我的那个人现在倒大霉了!席间我也透露出我在那边处了个女朋友,很年轻,但是我隐瞒了小袁已经怀孕的消息。同事们也为我感到高兴,正所谓,失之东隅收之桑榆,这两年的抽调还是有收获的。

  第二天一早,我打的来到了区办证中心,等了一会儿,她来了,很瘦弱,已经跟一年前大不一样了,看样子这次对她打击不小。看她这憔悴样,我的心有点软了。

  几个窗口跑了跑,填了几张表格,不到一小时,我拿到了我最想要的户口本。出了大门的瞬间,她问我,在南方过得还好吗?

  我叹了口气说,还行!

  说完这句顿时觉得就没有话题,默默地走了一阵,快到地铁站的时候,她终于说话了,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,我现在弄成这样也只能怪自己,只要你过得好就行!要不今天中午我请你吃个便饭吧?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1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